您现在的位置:2022世界杯直播app下载 >> 教学教研>> 学科网景>> 艺术>> 正文内容

宋朝美学的平淡与天真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21年11月09日 点击数: 字体:

蒋勋-宋朝美學的平淡与天真

 

宋朝|中國文化“造極於趙宋之世”

 

宋朝的歷史地位,在很多教科書中給人的印象就是“積貧積弱”,彷彿這就是宋朝歷史的全部。事實並非如此,陳寅恪先生曾言:中國文化“造極於趙宋之世”。其實,綜觀中國古代,沒有一個朝代可以和宋代比民富、民樂。早在真宗朝宰相王旦就指出:“京城資產百萬者至多,十萬而上,比比皆是”。簡單來講:宋朝是一個馬力強大的發動機,所謂的“積貧積弱”的印象,只是輸出轉化出了問題,而文化輸出這一面卻是歷史最好的。

 

宋朝|比當代更知道什麼是美,什麼是生活

 

在唐代的貧眼所驚之華麗器物,在宋代已經百姓尋常之物。沈括在《夢溪筆談》中說道:“唐人做富貴詩,多記其奉養器服之盛,內貧眼所驚耳。如貫休《富貴曲》云:‘刻成箏柱雁相挨。’此下里鬻彈者皆有之,何足道在?”。宋人嘲笑唐人貧眼沒有見過世面,那是因為宋代民間財富比前代所取得的飛躍性進步。

 

宋朝的文人除了讀書、是學者之外,他還可以很悠閒,可以很瀟灑,最重要的是他們有一種生活品味。海豐有一個愛收藏的朋友,經常會收集一些南宋的茶器和香器,海豐也見過一些,非常驚訝器皿的型和韻,感嘆即使當代大師也難望其項背。

 

宋朝|文人,心中有山水

 

宋代的文人不僅擅長詩詞歌賦,還精通繪畫、音樂、書法,成就斐然,世所公認。

 

宋朝的文人非常多,范仲淹、歐陽修、王安石、司馬光、蘇東坡⋯⋯,可以念出一大串,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文人?他們為什麼在面對權利和財富時,可以不貪婪?

 

因為他們心中有山水,有一片屬於自己的山水,他們很自信,他們知道自己的生命比權力和財富更高的價值所在。就連宋徽宗這樣的皇帝,也認為心中的山水比權力更重要。

 

宋朝|文人,追求生命的意義

 

宋朝的文人很喜歡喝茶。茶就很簡單,就是水加上植物的嫩芽,再加上最精美的瓷器,這些就夠了,這就是他們生活的品味,他們不追求權力和財富,他們知道生命的意義在哪裏。而那時候的雅集,是一個人展示自己品性和品行最好的場合。宋朝文人的品行和喜好,造就中國文化的頂峰之態,也為中國的美學貢獻多多。

 

宋代極簡美學

 

領先世界一千年

 

 

 

古代美學,到宋代達到最高,要求絕對單純,就是圓、方、素色、質感的單純。宋朝人用墨畫畫、燒單色釉瓷器。現在講極簡,宋朝就是最早的極簡。

 

越簡單,越難

 

宋是一個文明高峰。宋汝窯,是一千年了不起的大名牌!唐三彩都是花花綠綠的,但宋敢在花花綠綠中提出素樸風格。

 

像水仙盆(汝窯天青無紋水仙盆,上圖)做到那麼素,霧面、亮都不亮,卻很美,沒有一點花邊、沒一點火氣,完全不表現,這是很難的。就像我畫畫,還是希望別人看到後,覺得我的技巧很好,就做不到「不表現」。

 

全世界至今還在仿宋瓷。冰裂紋,本來是燒壞了,但宋人覺得裡面有種滄桑美,經歷時間後,叫開片,他們用不同火溫去燒出開片。本來是敗筆、損壞卻變成美,這是很特別的宋代美學。

 

宋的版書,是全世界最珍貴的文化,我覺得它的排版印刷方式,是世界上最美的。在拍賣市場,宋版書是一頁頁賣的。十一世紀宋朝的活字排版印刷術,讓當時的知識、教育普及,造就庶民文化。還影響到十五世紀德國古騰堡聖經(第一部用活字印刷術印刷的聖經)的印刷。

 

越困頓,越美

 

宋的書法我會選蘇東坡的寒食帖。他四十三歲因烏台詩獄被抓,寫了一首絕命詩,請獄卒帶給弟弟,經歐陽修等極力搶救,才下放黃州。黃州時期是蘇東坡寫赤壁賦、大江東去、念奴嬌、寒食帖的年代,唯一留下的手稿是寒食帖。

 

我二十幾歲看到這作品時,覺得字顛顛倒倒的,有什麼好?那時我的老師說:「你將來就懂!」蘇東坡年輕時,字寫得很漂亮,寒食帖是在人生摔一大跤後出來的,此時的他就不在意美,而是寫得很自然。別人說這字好醜,蘇東坡自嘲這是「石壓蛤蟆體」。

 

這是人生最高境界,別人笑有何關係?因為我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和價值。很多東西必須在生命不同階段去領悟,我四十幾歲時看懂了寒食帖。現在我帶學生去看寒食帖,他們和我當年一樣,也說醜死了。

 

越溫柔,越強

 

我常說,故宮第一任院長是宋徽宗。一千年前他就有文物收藏的專業。他編了《宣和書譜》和《宣和畫譜》,完整整理收藏的書法和繪畫。

 

宋徽宗的詩帖(穠芳依翠萼,煥爛一庭中,零露霑如醉,殘霞照似融。丹青難下筆,造化獨留功,舞蝶迷香徑,翩翩逐晚風),會讓你驚訝,一個帝王可以愛美到這種程度!

 

宋徽宗輸了帝國,卻贏了美,他建立統治者的另一種品格,從不會蠻橫粗暴,不炫耀權力和財富。宋有一種「柔的文化」,當時西夏遼金都比宋強,但宋比他們晚滅亡,南北宋三百多年,比唐朝的二百六十年還長。

 

畫方面,范寬「谿山行旅圖」、郭熙「早春圖」、李唐「萬壑松風」,以前我隨故宮的老師讀書時,很「奢侈」的把這三張畫掛在一起看,現在是不可能的,因為太珍貴。

 

「谿山行旅圖」裡一座大山,人只是走在大山大水裡一個小小的存在,這是很了不起的天人合一觀點,也是後來歐洲人談的環保觀念。宋朝人知道,人不能自大到認為可以征服宇宙,我們只是宇宙的過客,所以,用「行旅」,不是「旅行」。人要尊敬自然,要留下謙卑。

 

范寬的大山中峰鼎立,是穩定、不動的。到神宗時想變法,就特別喜歡郭熙的畫。因為郭熙畫早春,代表變化、解凍,線條是流動輕鬆空靈的,構圖出現S型,抓住剎那間光的變化,在雲煙濛濛、有與無之間的美。

 

到李唐的「萬壑松風」,山卻像毛筆、手指一樣細。那山峰像夢境,是非寫實的山水,他從范寬的寫實主義,轉成浪漫主義,也是北宋跨越南宋的重要橋樑,他帶動南宋畫的留白、文人詩意。「萬壑松風」是他總結北宋的一幅畫。

 

至今宋的書法山水畫仍是世界公認最高的品格和風格,美學影響力都沒有消失。唐朝的美是大紅大綠,到宋朝竟敢用墨來畫畫,但墨分五彩,墨比彩色還要高,淡雅反而更形成高貴。

 

宋朝歌頌梅花、枯木,他們含蓄內斂包容,尊重每個生命存在的意義價值,把缺陷變美,花很美,枯木也美,裂紋也可以構成美,鷓鴣斑、兔毫、窯變都是缺陷之美,美無所不在,就看你如何去發現!

 

 

 

 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金农的怪画与怪话[ 11-09 ]